當前位置: 首頁 > 國際交流 > 張維為在美演講:中國共產黨大概等于美國民主黨+共和黨+其它政黨之和

張維為在美演講:中國共產黨大概等于美國民主黨+共和黨+其它政黨之和

2015年11月02日 00:00:00 訪問量:3974
張維為在美演講:中國共產黨大概等于美國民主黨+共和黨+其它政黨之和
 
  

   “百人會”(Committee of 100) 與美國歷史最悠久的公共論壇“聯邦俱樂部”(the Commonwealth Club)于2015年10月22日在舊金山舉行了首期大國關系論壇,邀請復旦大學特聘教授、上海社科院中國學所所長、春秋研究院研究員張維為與美國退役海軍上將、斯坦福大學胡佛研究所研究員拉夫黑德(Gary Roughead)就“美中如何避免沖突”這一議題進行了對話,活動由“百人會”前副會長顧屏山先生主持,兩位嘉賓先就“美中如何避免沖突”發表了簡短的演講,然后進行互動并接受了聽眾的提問。來自美國各界100多位人士與會。以下是張維為教授的演講和互動的主要內容。]

    謝謝主持人。

[ 轉自鐵血社區 **** ]

    今天是10月22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正在英國訪問,英國領導人正式宣布中英關系進入了黃金時期。英國是美國最親密的盟友,為什么英國可以邁出這富有遠見的一步,而美國不能呢?如果美國也能大膽地邁出這一步,豈不是一個非常令人振奮的前景?如果能夠這樣做,中美之間不僅可以避免沖突,而且可以全面提升兩國關系,促進整個世界的和平與繁榮。當然,我們是現實主義者,中美之間仍然存有一些障礙使這種前景暫時還無法實現。我認為這些障礙的核心是美國對中國的一些誤讀,我想利用幾分鐘時間就這些誤讀發表一些個人的看法。

    誤讀之一,即所謂的修昔底德陷阱:一個崛起的大國和一個守成的大國之間必然爆發沖突。這種必然沖突的邏輯源于歐洲的歷史經驗,與中國的歷史經驗迥然不同。中國歷史經驗有自己的獨特性,例如,中國畢竟是建造了萬里長城進行防御的國家,在中國多數朝代里,中國的國防形態幾乎都是防御性的,而非進攻性的。此外,中國文化推崇儒家的“和而不同”理念,這也就是我們今天講的雙贏和多贏理念。這與西方歷史上長期青睞的“零和”理念形成了鮮明對比。從中國和西方的歷史比較來看,這種“和而不同”的中國理念,使中國避免了歐洲歷史上長達上千年的宗教戰爭,中國歷史上鮮有宗教戰爭,儒釋道之間可以互相借鑒與包容,中華文明綿延數千年而沒有中斷,離不開這種偉大的歷史傳承。我甚至可以這樣說,雙贏多贏的文化溶于中國人的血液之中。從中國人的角度來看,中美之間會有矛盾和分歧,但通過雙方的努力,總體上實現雙贏是可能的。

    誤讀之二:意識形態的偏見,也就是美國總統克林頓曾經說過的那句話:中國站在歷史錯誤的一邊。克林頓錯了,中國站在歷史正確的一邊,中國的迅速崛起證明了這一點。美國人的這種誤讀,很大程度上源于他們對于中國共產黨的誤讀,他們認為中國實行的是一黨統治,這不符合美國和西方國家所推崇的所謂多黨民主制度。但從中國人的角度來看,所謂的一黨統治并不是什么新鮮事,中國自秦始皇于公元前221年統一中國后,大多數時間內都是由統一的執政集團來執政的,特別是統一的儒家執政集團。中國歷史上就是大國,是一個“百國之合”的國家,這種國家自然而然形成了統一執政集團的傳統,否則國家就會四分五裂,中國共產黨也是這種統一執政集團傳統的延續。而且我要強調,在這種政治制度安排下,中國在過去二千多年的絕大多數時間里都是領先歐洲的。如果一定要把今天的中國政黨制度與美國的政黨制度進行類比,我甚至可以用這么一個不太準確的比方:中國共產黨大概等于美國民主黨+共和黨+其它政黨之和,我把中國共產黨稱為代表中國社會各個階層整體利益的“整體利益黨”,它不是西方社會分別代表不同階層利益的“部分利益黨”。中國的這種制度安排使我們可以把社會不同利益整合起來,形成社會共識,然后行動起來,推動國家方方面面的進步。美國的政治體制現在似乎很難做到這一點(眾笑)。

    誤讀之三:中國要推翻現有世界秩序。總體上看,中國是戰后形成的這個國際秩序的最大受益者之一,這很大程度上也是中國模式的功勞,但這個秩序有其不足,這個秩序應該與時俱進,我們應該努力糾正其不足,特別是要更好地反映新興經濟體和發展中國家的愿望和要求,所以中國是這個體系的改革者,而不是這個體系的推翻者。

    我剛才提到了中英關系進入了“黃金時代”。我們是否可以這樣說,英國人現在要爭取的是國與國關系的金牌,對于中美關系來說,這目前還是一種奢侈,但為什么中美不能去追求國與國關系的銀牌呢?如果追求不到銀牌的話,為什么不能追求銅牌呢?中美兩國之間有許多這樣做的條件,例如,我們的雙邊貿易額已經是中英貿易的9倍。如果我們不去追求如此美好的前景,而是去選擇中美兩個世界最大經濟體之間的軍事對抗,甚至兩個核大國之間的戰爭,豈不是愚蠢么?謝謝!(聽眾熱烈鼓掌)

(以下是互動內容)

[ 轉自鐵血社區 **** ]

    主持人:您過去訪問美國的印象最深的是什么?

    張維為:美國我來過很多次,其中印象特別深的是30年前我以英文翻譯的身份陪同時任副總理的李鵬訪問美國,美國當時的副總統布什接待了他。布什十分友好,專門戴著中國制造的手表和中國生產的領帶與我們見面。我們也見了里根總統,他用中文說,“歡迎”,這是一次印象十分深刻的訪問。當時,李鵬負責中國的教育和電力工業,我隨他去了斯坦福大學和硅谷,了解如何把教育與工業更好地結合起來,我們學到了不少有益經驗。后來我自己做博士期間,也曾來紐約呆過較長時間,多次去哥倫比亞大學的東亞圖書館查看資料。

    主持人:您如何評價習近平主席最近對美國的訪問?

    張維為:這是一次相當成功的訪問,使大家看到了中美關系的大格局,看到了中美之間的共同利益大于分歧,美國媒體天天炒作中美要打仗了,但你問一問美國的工商界,問一問波音公司,問一問硅谷的IT企業,問一問美國的教育界,問一問美國的各級地方政府,他們想看到中美軍事沖突嗎?中美關系確實需要大格局,需要一種新型的大國關系,習近平對美國的成功訪問體現了這些內容。

    拉夫黑德:我剛從香山論壇回來,這是一次有益的交流。媒體關注中美在南海問題上的分歧,但同時大家可能注意到,美國一個海軍代表團剛剛參觀了中國的遼寧號航空母艦。但我還是要指出,中國在南海有分歧的島礁上進行基礎設施建設的行為,令人擔心。中國在南海造島的行為不利于地區穩定與和平,也損害了南海的航行自由。美國反對這樣做,這不光是針對中國的,任何國家這樣做,美國都反對。

    張維為:在這個問題上,美國要謹慎。中國已經明確表態,中國在自己的領土上所做的事情是合法的,中國不接受任何對中國領海和領空的侵犯。南海的面積有350多萬平方公里,中國控制的島嶼加在一起不會超過50平方公里。每天都有裝載了無數噸貨物的船只在南海航行,我尚未聽說過一個公司或者船主抱怨南海的航行自由受到了威脅。這個航行自由的問題恐怕是故意渲染出來的。

[ 轉自鐵血社區 **** ]

    拉夫黑德:除南海的問題外,美中關系近年來還出現了一系列不確定因素。例如,我們非常關注中國最近對外國非政府組織的限制,當然我要先肯定,中國把自己有關法律的初稿拿出來聽取大家意見,這一點是值得肯定的。但同時我認為中國要限制的這些基金會和非政府組織其實都是對中國友好的機構,中國這樣限制是不明智的。

    張維為:中國對外開放政策已經持續了30多年,整個國家現在已經非常開放。但不久前美國兩所大學關閉了孔子學院,這十分令人費解,美國怎么變得那么不自信呢?我們一個復旦大學人文社會科學領域內的中美合作項目都不止十個,我們許多課程甚至直接使用美國的教材。相比之下,兩個孔子學院這樣的非政府組織就把美國嚇住了?過去30多年大量的西方非政府組織進入中國,我們要依法進行管理,多數國家都是這樣做的,中國現在強調要依法治國,非政府組織的管理是依法治國的一個重要部分,如果過去沒有管好,現在就要補上。

    拉夫黑德:中國對互聯網的態度也是中美關系中的一個突出問題,你們的互聯網控制,在信息高度發達的今天,很難想象這種信息封鎖。美國歷來主張網絡信息自由流動的,政府不要加以干預,這也有利于兩國人民了解對方的立場,避免民族主義情緒高漲。

    張維為:實際上各個國家都有某種互聯網管制,只是形式不同。中國關心的是“議程設置”問題,如果中國沒有自己管控互聯網的能力,那么以現在西方話語設置議題的能力,西方媒體有可能主導中國整個國家的議程設置,你要我討論劉小波,我全國上下都要討論劉小波,作為一個13億人口的大國,它一定要能夠自己設置議程,我們有太多的事情要討論,要達成共識。但中國政府也明智地默許了一些間接使用西方網站的方法。有人可能會說,既然這樣,你們為何不完全放開互聯網呢?我的看法是,像世界上多數國家一樣,多數中國人,就像多數國家的民眾一樣,并不關心政治,中國今天的做法至少可以使不關心政治的人沒有必要被某些別有用心的外國組織鼓動起來,這有利于避免中國陷入社會動蕩,這是治理一個大國的常識判斷。當然我們互聯網的管理可以做得更好,但有一點是肯定的:如果全世界的互聯網都被一個國家壟斷的話,那將是世界的災難。

    此外,我們也日益看到網絡管理與國家經濟商業利益的密切關系。如果沒有中國自己的網絡管理模式,就不會有百度、阿里巴巴、優酷等這些迅速崛起的中國公司,今天世界上10大IT公司中,中國有4家。世界上也形成了兩個互聯網世界,一個是英語主導的,一個是中文主導的,中文主導的互聯網世界規模巨大。我順便為中國的文字做一點宣傳,中文的好處是,它非常簡潔緊湊,同樣大小的手機屏幕,中文承載的信息量大概是英文的二至三倍,所以中國使用移動手機和移動互聯網人數增長特別快,目前已經達到了6億多人。

    主持人:對于臺灣即將舉行的“大選”,傾向獨立的民進黨可能上臺,你們怎么看。

[ 轉自鐵血社區 **** ]

    拉夫黑德:美國反對對臺灣使用武力,美國關心的是兩岸保持和平,這也是美國的一貫立場。

   張維為:我的看法很簡單,無論臺灣“選舉”后誰上臺,都要堅持九二共識,如果民進黨上臺后推翻九二共識,兩岸關系將受重創。昨天下午,我在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就兩岸關系做了一個講座,我的基本觀點就是臺獨已經是不可能的事情,因為臺灣對大陸的經濟依賴程度非常之高,臺灣已經沒有臺獨的本錢了,如果臺灣宣布臺獨,臺灣的股市將立即崩潰,樓市也將立即崩潰,臺灣的經濟也將迅速走向崩潰,臺獨也不會有國際社會的承認,所以臺獨已經是不可能的事情。當然,統一也不容易,需要雙方更大的勇氣和更多的智慧,我提出過建議,叫做不叫統一的統一,不叫一國兩制的一國兩制,現在條件尚未成熟,但最終兩岸走向某種政治安排的大勢已不可逆轉。形勢比人強,時間拖得越長,臺灣手中的牌就越少,時間在大陸一邊。

   聽眾:您如何預測十年之后的中國?

   張維為:我的政治預測迄今為止還是比較準確的。2011年與福山辯論時,他說中國可能要經歷阿拉伯之春,我說不會。我還預測阿拉伯之春不久會變成阿拉伯之冬,現在證明我的預測是準確的,如果當時西方政府能接受我的預測,大概今天歐洲的難民危機都可以避免了(眾笑)。我對中國的前途相當樂觀,而且是一貫的,因為中國已經找到了自己的成功之路,俄羅斯還沒有找到,印度也沒有找到,伊斯蘭國家也沒有找到。十年之后,中國的經濟規模按照購買力平價應該是兩個美國的規模,按照官方匯率應該是1.5個美國的規模,中國中產階層的人數,如果用一個美國也能接受的財富標準,即一套產權房+一份相對穩定的工作,應該是美國人口的兩倍。中國還會遇到各種挑戰,但中國可以應對這些挑戰,中國的前景非常之好。從互利雙贏的角度看,中美兩國之間合作共贏的空間也是巨大的。

編輯:網校客服
山東聊城第三中學版權所有
中華人民共和國電信經營許可證 魯ICP備09061301號-1
聯系地址:山東省聊城市東昌府區東昌西路37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2032087
北京網笑信息技術有限公司 提供技術支持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Copyright 2006-2022 www.agriturismolapresa.com , All Rights Reserved
欧美成a人高清ww,欧美成aⅴ人高清三级,欧美成aⅴ人高清色屋,欧美成人免费A∨ 百度 好搜 搜狗